马斯克玩保清舞比翼双飞险,巴菲特看笑话

  有人曾笑称特朗普是个“治国”的总统,那么远在大洋彼岸还有一位美国知名人物,也一直贯彻着同样的理念。

  8月28日马斯克在推特上发送推文宣布:“即将推出保险业务,其保费将会(相较于市场平均)降低20%左右。目前仅在加利福尼亚州试行,之后将会扩大范围。”

马斯克玩保清舞比翼双飞险,巴菲特看笑话

  其实特斯拉早在2016年就于澳大利亚和香港启动了InsureMyTesla计划,后来在2017年该业务扩展至北美地区,彼时特斯拉是与利宝保险(Liberty Mutual Insurance Company)和英杰华保险(Aviva)合作,分别服务美国和加拿大用户。马斯克当时的看法是:“我们可以采用第三方保险公司,但如果他们不能够提供与特斯拉电动车风险评级相对应的服务时,我们会自己去做这件事。我认为特斯拉能够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来提供合理的服务。”

  次年,特斯拉聘请利宝保险(Liberty Mutual)前高管亚历克斯·塞特塞纳科斯(Alex Tsetsenekos)负责特斯拉保险业务。今年4月份时,特斯拉将成立Tesla Insurance(特斯拉保险业务)的谣言遍布网络,一个月后特斯拉就正式公布了将会推出特斯拉保险产品的计划,将会根据特斯拉所拥有的驾驶数据信息“合理”计算每个车主的保费。

"The success of the auto companies getting into the insurance business is probably as likely as the success of the insurance companies getting into the auto business."

——Warren·Buffett

  那时,特斯拉刚刚公布Q1财报不久,由于偿还大量的债务和加大生产的投资,账面净亏损颇为难堪。所以特斯拉公布消息不久后,就被各种媒体和“华尔街分析师”指出此举的“阴谋”和“不可能性”。不仅如此,股神巴菲特也称特斯拉推出保险业务的难度堪比保险公司进军汽车行业,认为此举非但不是“创举”,而且不会有什么未来,例如通用公司就曾尝试过推出保险业务,最终得不偿失导致无疾而终。

  不过马斯克应该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因为如果他是一位被别人指出问题就退却的人,那么或许也就不会有PayPal、SpaceX、Tesla、SolarCity、Neuralink……

  Tesla Insurance

  既然很多人不看好特斯拉保险业务,那么我们就来认真了解一下。

  汽车保险业务的定价一方面依据车本身,另一方面依据驾驶者,通过一种量化方式,把车辆发生“赔偿”情况的概率计算出来,并对其进行相应的收费。这也是为什么像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IIHS)以及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CIASI)会自费对车辆安全进行测试,就是为了收集数据以便计算车辆的保险系数。

  但是这种方式有一定局限性。对于“新”车型,安全测试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得到数据,并且由于初期市场保有量不大,所以事故统计数据较少,会导致保费定价出现偏差。另外影响保费的因素还有驾驶者信息,例如年龄、教育程度、结婚与否、事故记录,甚至是车辆驾驶数据等,但实际上,前面几个信息与车主平时是否“安全驾驶”关系并不大,车辆驾驶数据才是最能反应驾驶员发生事故概率的信息。

  问题就出在这,车辆行驶数据的采集是个巨大难题。一方面是因为车辆型号和数量繁多,导致收集数据非常困难,另一方面是虽然在美国市面上,有一些保险公司通过在OBD接口加装“监控设备”以获得驾驶信息,但由于仅仅是添加了采集设备,所以收集到的信息极为有限。

  特斯拉作为电动车,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存在着诸多的信息不足,所以很多车主要付出“不合理”的保险费用。特斯拉曾在2017年与汽车保险提供商AAA发生过争执,当时AAA表示,基于美国公路损失数据研究所(Highway Loss Data Institute)和其他数据源的分析结果,决定把特斯拉的保费提高30%。

  正是因为如此,特斯拉看到了机会和可能。这就如同当年马斯克看到了由于“信息不对称”所产生的金融商机,从而创办了网络支付X.com公司(PayPal前身)。

马斯克玩保清舞比翼双飞险,巴菲特看笑话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